中国女画家协会

你好,欢迎来到中国女画家协会

中国女画家协会关于开展以“中国梦”
为主题的文艺创作活动的通知:
为认真贯彻中宣部等五部门关于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文艺创作活动通知精神,中国女画家协会决定在2014年-2015年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绘画创作活动。

详细>>
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水墨清韵-2013中国女美术家年度提名展》特别访谈(上)
发布时间 : 2014-09-03 10:16:54
浏览次数 : 3182

 

 

中国女画家协会特别访谈画家名单
(按访谈顺序排名)

孔 紫:中国女画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单应桂:山东省女书画家协会首任主席,山东艺术学院教授;
王小辉:中国女画家协会副秘书长,山东省女书画家协会主席,山东艺术学院教授;
胡宁娜:中国女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
曹香槟:黑龙江省画院副院长,黑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姚思敏:四川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成都画院副院长。
熊广琴:中国女画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国家博物馆专职画家、一级美术师;
韦红燕:中国女画家协会副秘书长,北京市女美术家联谊会副主席,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黄少华:合肥师范学院教授,合肥中国画研究院教授;
宫建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黑龙江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李青稞: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成都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
陈光健:西安美术学院教授,陕西妇女书画家协会名誉会长。
张小琴: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陕西美协国画艺委会委员。
朱理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文史馆书画院院部委员;原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王彦萍: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
石 丹: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画院画家,一级美术师。

 

 

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
《水墨清韵-2013中国女美术家年度提名展》特别访谈(上)
    【画外音:】 女性画家是中国美术事业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但在全国性的学术交流中尚未完全发挥她们的作用。为了推动全国女画家的创作,促进国家美术事业的繁荣兴盛,中国女画家协会被民政部批准正式成立。中国女画家协会的成立,将添补新中国成立以后全国性女美术家组织的空白,将对中国美术事业的繁荣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今天,中国女画家协会成员、中国当代最优秀的女性艺术家们做客书画频道演播室,让我们一起了解作为女性观察世界的微妙角度,倾听来自女性对艺术创作的独特见解,以及创建中国唯一的全国性女画家团体—中国女画家协会那些不为我们所知道的故事和经历。
    主持人薛夏: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节目。三月的季节宛如花的世界,花一样的女性,花一样的心灵,花一样的风情,三月可以说是属于女人特有的季节。在这个特别的季节里有这样一些女画家,她们用自己的作品和笔墨语言诠释了女艺术家们特有的视角和激情,她们就是来自中国女画家协会优秀的女画家们。今天我们特别把这些女画家们请到我们演播室的现场,来和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关于女性艺术和她们各自的创作历程。好!欢迎各位的到来!
    主持人薛夏:现在我们演播室里汇聚了南北各个地方的画家,平时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机会坐到一起?
    大家:基本上没有。
    单应桂:没有,因为这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大家都分散在各地。
    主持人薛夏:孔主席,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国女画家协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孔紫主席:中国女画家协会的业务主管单位是中国文化部,是经过民政部、国务院批准的,是唯一的全国性女画家群体,也是国家一级社团。
    主持人薛夏:各个地方有女画家协会吗?
    孔紫主席:有,很多,因为我们之所以成立这个协会,也是因为各省、市相继成立了很多女画家的组织。所以我们等于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感觉,各个地方的女画家协会相继成立, 也促成了女画家协会的诞生。
    主持人薛夏:你们当时怎么想到要成立一个女性画家自己的协会?
    孔紫主席:曾经在95世妇会的时候,从我们的前辈说,全国妇联就曾经建议过我们要成立一个女画家的组织,那时是我们的老师何韵兰她们在做当时的事情。这几年在我们美术界,女画家群体作出了非常大的成绩,无论在各省市级的展览还是全国美展当中,女性画家的作品是非常突出的,尤其是这几年女性画家的获奖率是很高的。我们在成立之前也曾经做过一些了解,各省市的女画家组织为数还是很多的,比如说:安徽省、山东省、秦皇岛市---都有女画家协会这样的组织。
    主持人薛夏:我知道,秦皇岛市的女美术家协会活动是非常活跃的。
    孔紫主席:对,但是她们特别是市级的一些组织,可能在学术力量上包括在操作上都遇到一些问题,可以说是女画家协会在学术上的一个瓶颈。她们的资源一个是远离北京,一个是在地方上很难有比较高层次的学术支撑,所以我们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在第六届美代会的时候,曾经有女画家找到我,到我的房间里聊天时就谈到了这个问题:我们要不要成立一个女画家组织。第七届美代会上又是这样,几位画家包括文联的一些负责我们专业的领导,就很支持女画家这个想法,女画家应该搞一些活动,应该做一些事情。从那以后,我们在几次采风当中,跟我们采风团的一些女性画家在一起,聊到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觉得这是个好事情,想的很简单。我记得我们在井冈山的时候正好我和胡宁娜在一个团,说起我们要不要做这个事情。胡宁娜第二天很早五点多就起来了,她很激动,说我一晚上没怎么睡好,觉得这是件特别好的事情。所以从那以后,我们的想法就稍微明确了一些,认为组织女画家协会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得到了很多女画家的赞成。我们在成立当中也进行了了解,和一些知名老画家我们的老师们,比如朱理存老师、王迎春老师、庄寿红老师、包括邓林老师还有王玉珏老师、郑晓娟老师,这都是全国各地的,有广州的、湖南的、北京的、江苏的,汇报了这个想法,当时她们有一段话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她说我们以前就曾经有过这个想法,但是没有能够成立起来,你们现在趁着年轻,赶紧把这件事做起来,这是个好事情。那时我们感到不管是北京的还是各省市的女画家,都非常赞成成立女画家协会这样的组织。在甘肃写生时,甘肃的女画家就说你们在北京有那么好的位置,能不能为我们女画家们做点事情,成立一个组织,让我们有个归属感。加上我们在北京的这些了解,我们的信念就坚定了。



    主持人薛夏:那曹老师呢?    主持人薛夏:单老师说说吧,各个地方女画家创作的现状?
    单应桂:女画家们实际上实力还都是很强的,在各个省女画家也都很活跃的,北京更是女画家们集中的地方,我们成立这样一个全国性的组织,一下把全国各地的女画家们都团结起来了,而且这个协会的成立,不光带动了大家的 活动和业务的水平,同时,也为我们参加展览、活动建立了很好的平台。今天这个展览,我们很多很好的美术理论家都来了,座谈啊、讨论啊,提供了很好的机会,这个头开的非常好。
    主持人薛夏:你能给我们聊一聊在地方上的,比如山东女画家在创作上一些探索和变化吗?
    单应桂:目前,这二十多年,山东女画家的创作水平,一届展览比一届展览好,女性的特色画得也越来越好,原来,只是40几个人成立的这样的组织,当时大家说我们画的也不是很差啊,特别是我们和日本画家交流,日本画家的画比我们的画就弱一些,既然我们都这样(好),为什么我们不成立一个组织?我们自己搞活动来展示自己的实力,这是大家从心里提出来的要求。
    主持人薛夏:胡老师,女画家协会的成立,也有您的思想的火花,请您谈谈好吗?
    孔紫主席:宁娜是重要的参与者和创意者。
    主持人薛夏:您是重要的参与者,能谈谈当时是怎样创意的?
    胡宁娜:首先我很有幸,我和孔紫老师本身就是朋友,她这个想法是跟我先沟通的。我们正好到井冈山去写生,我在江苏国画院是负责业务的,又是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我知道,让一个理想的想法变为一个事实,这个操作是很复杂的,还有天时、地利、人和、跟领导的支持,他们在后面强有力的支持也是很给力的,而且有全国的女画家的支持。一直到签名、申请整个过程,从老画家到年轻画家,包括单老师一直到我们的80后,这个中间相差半个世纪,女画家们都没有二话,全部都同意申请,需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今天这个展览,前后大概也就是十几天,能够把全国的这样一个展览做起来,我自己觉得,我可以自己表扬我们自己的女画家们是很了不起的,我觉得我们很有成就感。
    主持人薛夏:几位当时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知道女画家协会要成立?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怎么样?
    姚思敏:应该说有这个事情的时候就觉得挺震惊的,而且特别是孔紫老师来领头,她的业务能力和她的人品在我们画家里面都是非常有口碑的。所以,听说她来挑头,我们非常支持也非常高兴,这个事情从听说到实现差不多有两年时间。这中间,我们听到的好多都是负面的(消息),觉得搞不成,但是,这件事情经过孔紫老师等老师们的努力,终于办成了,这是一件大好事,对我们女画家们的绘画创作、学术研究、艺术发展等方面,应该说是搭建起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们隔得比较远啊,做的贡献比较少,但是非常高兴这件事终于办成了。应该谢谢几位前辈
    孔紫主席:姚思敏也是我们女画家协会第一批签字的画家,我们都是女画家协会创建时期的创会会员。

 

    曹香槟:无论是各次届展还是很多高层次的美术学术活动,中国许多女画家都作出了实实在在的努力,取得了很好的学术成果。刚才各位老师都说了,中国女画家协会的成立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的确是这样认可,因为中国女画家协会这次首次举办的提名展,就开始为众多女画家提供学术平台。这个学术平台会给中国女画家未来的学术成长和社会形象及学术地位,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学术基础和一个很好的社会上的宣传。我想,无论是我们在座的参与过创建女画家协会的女画家和即将加入女画家协会的画家们,都会非常拥护和拥戴支持这个团体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主持人薛夏:现在黑龙江省的女画家的创作情况是怎么样的?
    曹香槟:无论是黑龙江省还是哈尔滨市直省直一些专业美术团体,还是高校的、出版界的还有一些相关的文化机构的,都有不少女画家在从事美术创作。
主持人薛夏:地市一级有专门的女画家组织吗?
    曹香槟:没有,有的地市包括比较基层的城市或是县城,其实也有很多女画家在辛勤的创作,我觉得还是很感动的。她们也是未来的我们女画家队伍的一支后备军。
    主持人薛夏:熊老师,您来谈一谈您对女画家协会成立的一些想法?
    熊广琴:这个是非常好的一个组织,对于这个组织,我本人也和孔老师谈过,也是我需要的一个组织。其实,这个组织你要早一点做可能很难做出来,我们也是托这个时代之力,真的,是时代给了我们女性的艺术创作空间。我记得红楼梦里面那个探春有句话很感慨,她说但凡我能像一个男性走出家门,我也能干能出一番事业来。但是,在那个年代,我们知道探春是走不出家门的。在封建时代,在座的女性都是要被裹小脚的,是走不出家门的。而像王羲之的老师那是大族人家,再说卫夫人的字并没有流传下来,我们现在就看不到她的真迹,如果当时,她有相当的历史地位,我想可能不至于如此。你再看管夫人管仲姬,有几个人能做赵孟頫的太太?还有文征明的玄孙女文椒?有几个人能生在这样的家庭?还有画写意花鸟的李英,她的丈夫是个画家,是个文人,而且还很宠她也很尊重她,教她画画。你说有几个人是这样的?还有陆小曼,陆小曼是做了徐志摩的太太,徐志摩请刘海粟回来教她,有几个人能有徐志摩这样的先生,那样的思想境界?徐志摩是从哪里来的,他是从美国从欧洲回来的人,他的思想里装的都是现代意识。所以,如果我们生在封建时代就要被裹小脚,若是生在民国时代,你即使有幸像潘玉良那样漂洋过海,学回来又能怎么样,是吧?潘玉良不是又被逼得没办法又回到欧洲了吗?鲁迅说过:娜拉出走以后怎么办?娜拉出走只有两条路要不堕落要不回来,这个时代是娜拉出走以后还有第三条路的时代,这第三条路是什么,就是还可以做艺术家,还可以做专家,所以我说,我们还是托了这个时代之福。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代,我们这些人你还能拿起画笔,还能作画,这是非常幸运的了,真是非常幸运的!我们这代人说老实话,在座的大多是50年代出生,我是生于60年代。这代人真是托时代之福哦!你的成长啊,包括发挥你的才华啊,你都是因为你赶上了这个好时代。
    主持人薛夏:从大家的谈话之中,知道我们女画家最重要的一点是赶上了这个时代,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幸运。那我想问问各位,现在我发现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我们女画家在出席一些活动的时候,比如说在参展,在参加研讨会的时候都会被冠于性别的区分,比如女画家,而男性画家不会这样强调他是男画家。
    胡宁娜:这个行当没有男女之分,就像刚才你说的那样的意思,比如说女演员不会说括弧女,对吧?实际上也就说明画家这个队伍里面男性多女性少,所以他要特别注释一下。我觉得这倒不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这个行当里面女性少,相对来讲是从事艺术活动的来讲,舞蹈家你们也不用说“女”吧,歌唱家也不用说“女”吧?不用说“女”你要说的话相对也要说“男”,男高音、女中音对吧?
    主持人薛夏:但是好像从历史来看,历史上出名的男画家有很多,但是有一定的艺术成就的女艺术家屈指可数。
    单应桂:应该是这样,过去妇女的地位低,女性的地位是慢慢地提升的,画家也是慢慢培养起来的,新中国成立之后,就像我们这一代,我就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培养起来的画家吧。所以说这个成长要有一个过程,慢慢的女性被社会认可。从现在来看,我觉得还是认可的。
    孔紫主席:我插一句吧。因为我前段曾在国家画院申请了一个文化部的课题,是“二十世纪女性绘画的研究”,因为我们最近特别忙,这个课题还没有完全展开,但是我们从这个课题当中也了解到一些情况,在绘画的历史当中,女性在我们绘画长河中,不管是西方美术史还是中国美术史,女性画家的身影不能说是凤毛麟角也是非常少的。原因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或者和世界的这种文化和它的社会状态是有关系的。比如说刚才谈到我们看到能载入史册有几种女画家,一个就是名人之后、要么就是名人的妻子,要么就是青楼女子,因为她有机会在社会上和那些文人雅士打交道、能够诗书唱和,比如:苏小小啊,但是对于大部分人家包括官宦人家,他没有那么大的知名度,一般的小家碧玉也是走不出来的,尽管家庭生活条件优越,尽管有些美术才华或其他的才华,她也是“在深闺无人识”的状态。所以,我很同意广琴的说法,就是说我们现代的女画家能够走出来包括我们协会能够成立,应该感谢我们所处的时代。在我们申办的过程中,这不是我们说冠冕堂皇的话,当时我们在签字发起之前就把这个想法跟中国美协、中国文联和中国妇联都沟通过,所有的领导—因为我们这些发起人的名字,在我们美术队伍中在专业上还是被认可的,记得当时到各个部门都是一路绿灯,所以,我们就更有信心来做这件事情。现在我们中国女画家协会,一个是属于国家文化部作为专业业务主管的文化团体,文化部等于是协会的娘家;另外一个我们也是中国妇联的团体会员,中国妇联也是我们的家。

 

 

OEM:20110727220326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