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画家协会

你好,欢迎来到中国女画家协会

中国女画家协会关于开展以“中国梦”
为主题的文艺创作活动的通知:
为认真贯彻中宣部等五部门关于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文艺创作活动通知精神,中国女画家协会决定在2014年-2015年开展以“中国梦”为主题的绘画创作活动。

详细>>
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水墨清韵-2013中国女美术家年度提名展》特别访谈(下)
发布时间 : 2014-10-08 12:11:05
浏览次数 : 2666

主持人(薛夏):2013年度中国女美术家提名展,是中国女画家协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展览,所以呢机会难得,也是从各个地方邀请到了女美术家们参加这个活动,她们在展览后有一个小型的研讨会,现在从研讨会的现场请来了几位艺术家,首先让我们来认识一下,请几位做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水墨清韵:中国女美术家特别访谈(下)

陈光健:我是来自西安美术学院的教授,主要画的是中国画人物画,名叫陈光健。

主持人:您好,欢迎您,在这里我要透露一下,陈光健老师是刘文西的夫人。

张小琴:我是陈老师的学生,来自西安,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张小琴。

主持人:欢迎您。

朱理存:我叫朱理存,我是中国美协的理事,是中国文史馆书画院的院部委员,画国画的。

主持人:欢迎您。

王彦萍:我叫王彦萍,来自北京工业大学,教授。

石丹:我来自西安,我叫石丹,是陕西美协的副主席。

主持人:您也是石鲁先生的女儿,非常荣幸能够邀请您。首先,我还是想跟各位谈一谈当时大家听到要成立女画家协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当时对这个协会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陈光健:我当时听了中国女画家协会作为全国性的组织,我很高兴,而且听说成立的时候也很艰难,听说都跑了二三十次,所以在这样艰难条件下能够成立一个全国性的女美术家协会非常高兴,特别对这个带头人孔紫先生。我是确实重视作品,因为孔紫先生的作品我很喜欢,所以我觉得她路子正作为一个带头人,我愿意参加,很高兴。

张小琴:听到中国女画家协会成立,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因为平时我们在画家队伍,我在西安美术学院的教学队伍里,从来没有被人冠以这样的身份,就是女画家或者是女学生群,是因为显性的来说我们都是平等的,但是隐性的来说,作为女画家还是在这个男权社会受到很多的压力,还有被边缘化。我想呢,女画家协会的成立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一个是学术上凝聚起我们女美术家队伍的力量,向社会展示我们的学术,展示我们的作品,这样搭建一个更好的平台。再一个就是女画家们大家集结在一起,也有我们女画家自身的特点,我们也需要互相交流、互相学习,就像这次的展览一样,我们会在展览过程中和诸多的女画家们,包括前辈画家们见面交流,心里都特别高兴。另外,我们也可以在展览上从他人的画作中吸取营养,这样我们之间的交流学习就更加直接,我觉得女画家协会成立特别有意义。

主持人:朱老师呢?朱老师应该是参加过许多的展览,而且作品也多次获过大奖,您来谈一下对于女美术家协会成立的看法。

朱理存:成立这个组织我觉得很高兴,因为女美术家在中国的美术队伍当中还是少数,今天这个邀请展来的这些画家,有很多是老朋友,也有新朋友,有很多人其实叫不出名字,她们的画我早就知道了,早就见过了,当然,谁的画画的好我都会很崇敬。但是,如果是一个女画家画的,我就会更加的尊敬,因为我自己也是一个女画家,我知道作为一个女画家来说能够在艺术上取得比较高的成就,能够画出一些比较好的作品确实不容易,因为女画家有她自己的难处,怎么说呢,社会角色是不一样的,所以很不容易,能够做出成绩肯定是她们有执着的追求,而且有不放弃的这种精神才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当然,女画家群体的作品也有自身的特点,所以我觉得有这样一个组织大家可以一起互相交流、也可以互相鼓励,使我们女美术家在当今这样一个精彩的世界中能够画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

王彦萍:女美术家协会的成立最开始我还签过名,挺不容易的,但是发展了这一段时间,里面有巨大的工作量,所以非常的不容易,我觉得孔紫先生肯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今天在开幕式看到这种场面,各方面的安排,我知道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辛苦,因为我自己办过个展,刚办完,这一个个展下来,麻雀小但五脏齐全,这个展览比我的个展还要复杂,事情还要多,我一看这里面的工作量就知道有多少事情要做,所以我觉得这一定是特别出于公心。我比较敬佩孔紫先生,可能很多人都说了,成立女画家协会意义重大,因为对一个女性来说,在社会上能够独立起来,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其实挺不容易的,有各方面的限制,从历史的、社会性的、家庭性的限制方面非常非常的大,能够有这么一个组织,我觉得有个团体力量就能凝聚,对女性的个性、女性的意志、女性的艺术、女性的发展我觉得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石老师呢?

石丹:组织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物。很多事情如果有一个组织来做的话,它就会有一种凝聚力,如果是单个人做的话,就会就像王老师说的,你要去做个个展,就会很艰难,而且你一个个展体现的是你一个个人的东西,有了组织以后,它体现的是一群人,它把很多东西就会浓缩到一起,所以我觉得这个女画家协会是凝聚和浓缩了中国女美术家很多精英在里面。

主持人;这个展览前前后后从筹备到展出总共用了也就十几天的时间。

孔紫:我们可能是十几号资金才到位,到位以后,才敢起草我们的征稿 ,再发到画家手里,

主持人:还要联系画家

孔紫:女性做事情都比较谨慎一些,怕万一出现意外。比如我们把通知发下去了,资金到不了位就会很被动,所以要感谢我们这次展览的赞助公司。

主持人:刚才从各位的聊天当中也能够听出来,女画家在创作当中还是要受生活中很多的琐碎事情的限制,那我想问问几位,在生活中这些琐碎的事情之外,如何捕捉这种艺术上的灵感。请陈老师先跟我们聊聊。

陈光健:在生活中发现美,每个人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角度和敏感点绝对都不一样。首先是热爱生活,对生活有一种表现的欲望,能发现美,你如果和一般人的视角一样的看一件东西,是搞不了艺术的,搞艺术的人能够从某一个角度或某一个瞬间扑捉到美。我举个自己的例子,人家都说我有张画画我的女儿,有个小小的斗方的工笔画,觉得那张反映的还挺多,说那张画的不错,那时我的女儿上大学二年级,也学画,我是睡了午觉刚起来,刚好发现我女儿没睡觉,在她的小小的卧室里面很休闲的坐在一个靠椅上,脚翘着,那时还是一个大姑娘,大学二年级么,拿着一本书,很专注,她没发现我已经起来了。我看她那个神情的专注和那种小孩似的随意劲儿,在她的小小的卧室里,脚翘着,光着脚丫子,我突然就觉得很美,而且她在专注的学习,都没发现我起来了,这时我就觉得有了感受了,有种美感,不光是对女儿的爱,而且她那此时此刻的瞬间使我捕捉到一种美的享受,所以我想把她画出来,虽然后来我也照了相了,也借助了一些东西,但是关注点和自己感情的投入是我平常的积攒,迸发出来的表现欲望,最后我画出来以后都反映我的那张画有一种母亲的爱贯注在里面。同样,很多敏感的东西都是在生活里面不经意之间会发现,不是你刻意的说我现在要去画一张画了,我要去发现什么,而是作为一个画家随时随地都会关注到生活中,我们来的时候在飞机场,张小琴老师发现现在不管是年轻人、中年人还是老年人,穿的衣服都有时代性,色彩的搭配,穿的感觉、层次都很美。她不断的在我耳边说:陈老师,你看那个小孩的感觉是多么美,那个色彩蓝的、白的、黑的怎么样调配多么好。这就是我们画家的特点,她走到哪都在发现美、感受美,有这种冲动,然后才有这种欲望,才能传递到画面中,再从画面传递给大家。

主持人:我不知道几位画家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就是生活中往往是非常细微的细节能够启发我们的这种创作欲望。

孔紫;朱老师是我们画坛中画的非常棒的,她曾经有很多作品都让我们过目难忘,朱老师应该很好地说说。

朱理存:我补充一下,刚才陈光健老师说的很好,我一直非常崇敬她,因为从我年轻时候,刘文西老师就是我们的一个榜样,后来又认识了陈光健老师,她的画也非常好。刚才我们在交流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一直非常崇敬他,他为了刘老师的艺术,自己做了很大的牺牲,甚至于帮助刘老师过稿子,很细微的事情都在做。

张小琴:整理档案资料,收发来信。

朱理存:我那个时候在美协艺委会,我们到南昌去开会,刘文西老师也是艺委会的成员,陈光健老师就偷偷的去了,根本就没有跟我们在一起,后来就发现刘老师有病,她每天都要给他上药,后来我知道了以后特别感动,而且刘老师跟我们一起吃饭时和别人握手说话,她把筷子放下马上就去拍照片,我觉得陈老师非常的了不起,真是一个伟大的女性,但是她自己说:“家庭的稳定是最重要的,她说你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你就不可能很好的从事艺术。”她把这个关系摆的非常好,当然她也做了很大的牺牲,从她艺术里所传达出来的对生活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热爱,我觉得在陈老师的作品里都能够看得出来。

孔紫:朱老师一说这个,我也想起来了,那是在九几年的时候曾经在天津办过一个女画家展,是天津出版社组织的,因为陈光健老师是我小时候就很熟悉的画家,到那一看,陈光健老师穿了一件非常朴素的的确良衣服,我感觉都已经洗的很薄了,真的,我当时觉得就特别感动,这么大的一个大画家,这么朴素,可她画的画特别的美。

朱理存:文革以后,第一次到北京,中国画研究院组织了一个人物画座谈会,都是人物画画家,当时陈老师有一个非常精彩的发言,现在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当时发言完了,我们都拍手。当时,叶浅予先生就说,这是女中豪杰。反正给我印象很深,讲的非常精彩,但是以后再有什么会她都不讲话了,不发言了,我说你完全是变了,原来觉得她应该是理论上非常好,画的也非常好,她等于是一个关心她家里的事情,一个就是她自己的工作和艺术,

主持人:那陈老师和刘老师在平时的生活中在是不是也会有艺术上的交流。

陈光健:我们俩在构思上经常切磋,他的画渗透了我的一些构思和建议,我的画也会渗透他的意见,所以你说生活上我付出很多牺牲,很多时间放在家庭的琐事上,生儿育女啊,围着锅台转啊,这是难免的,这是女同志在家里的角色,我觉得就是人不能两全,家庭的稳定是一个因素,是一个细胞,家庭稳定了,社会也就稳定了,家庭的稳定是我搞事业的基础,所以说,刘老师自己的才华和勤奋造就了他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在西安比我强,作为一个家庭来讲,就是有先有后,我觉得两个人不能争,今天你不洗碗,你不炒菜,那谁去炒菜啊,或者成天吵架,我都说,我们一吵架就两败俱伤,所以我就不吵,什么事情我都很理智的去处理,该我做的我就去做了,不坚持非要他去做,就是说了半天,我都把这事情做完了,所以有些事情就是能自己做就做了,多劳动一点,少睡觉一点,画画这方面,我承认他比我强,比我勤快,基础造型比较好,尽管我们是同班同学,我也是美院毕业的,功课得五分呢,但是我想他的社会影响力和他的勤奋还是高于我,所以我应该成全他。社会培养一个画家不容易,不要给他很多负面的东西,尽量给他一个积极推动的东西,反过来我也受益于他,我是这样来理解的,因为有些工作他比我更敏感,有些造型上比我更熟练,有些时候我起稿子造型上面不舒服的时候他给我改一改,那么我在画正稿的时候不得益了么?但是我不依靠他,我尽量往我自己的水平上奔,这个事情就是互相得益的,也就是你成全了他,也从他身上受益了一些东西。我的心理上还是平衡的,我不觉得吃了亏。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了老艺术家在生活当中的一些感悟,我们现在听听年轻艺术家是怎么理解生活和创作的这种关系的

王彦萍:刚才,朱老师说绘画是随着年龄增长,在不断的有所变化,我想我自己可能也是这样,我划分了一下我自己的艺术创作过程,大体分两部分,前一部分可能更内心化一点,更感觉化一点,实际上就是女性感性的因素比较多,情绪化的因素比较多,相比之下感性的情况比较多的情况下,当然是也有理性了,我当时就是这样想,整个的绘画过程实际上就是理性的骑士驾驭情感的野马,我原来就是这么想,整个绘画过程是这样的,你在绘画的时候必须是理性的,理性疏导你自己的感觉;后一部分的绘画,是在我06年经常去欧洲出国以后,开始有所变化,那时候对比了国内和国外的感觉,尤其是近期感觉到国外和国内的不同,而且从内心跳入社会,特别强烈的不同感觉是,国内人情世故大于规则,就是国外更讲规则,国内更讲人情世故,更讲聚,所以我画的都是聚,更讲聚情,这个聚就是各种各样的聚,同学聚,老朋友聚,女画家聚,男画家聚,这聚的场合太多了,就是一种感情交流吧,这种感情交流里面有些地方它会超越一些规则,好多是因为聚才产生了一些决定,这种特别具体的感觉我也都经历过,比如说聚会情感越来越近的时候有些是办不成的就办成了,这就是一个例子,其他的有同学聚啊这种感情接近了以后,有很多关系融洽,很多事就更顺利,在社会上行事的时候,你接触过有聚,有感情的交流和没感情的交流又不一样。它就是相比之下超越一些规则,所以我后来的绘画有所变化,就是感觉到国内和国外的那种心态、那种社会环境、那种社会习俗、社会特色不一样,所以我的绘画有所变化,整个情感跳出来,跳到社会上,整个是可能不是画以前的那种个性自我感觉比较多的那种,现在改变了一种方向,就是画社会的感觉比较多,比如说我比较喜欢画聚的场合,就是在99年到现在吧也有几年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有画尽吧,还想画聚的那种感受

主持人:那石老师可能从小一直在这种艺术的氛围当中长大,是不是会受父亲的影响会多一点?

石丹:受影响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觉得最终起作用的还是内因。对于做艺术人来讲,有一个最通常的一个说法,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这一点大家都是认可的,可是有一点就是说,我认为生活是艺术的源泉,但是艺术不是直接反映生活的一个影像,它可能靠要你自己先要去体会,然后融入自己的理解以后然后把它转化为一种你对这个社会,你对这个事物的认识和理解,个性化的东西,个人的认识,然后再把它表达出去,这样你表达的东西不是对生活的一个反映,像镜子一样的反映,而是你对这个社会的一个想法看法。所以这样的艺术表达出来以后就会有一种很明显的带有个人的色彩在里面,首先是要先打动你自己,如果你自己都没有被打动的话,别人看了也会无动于衷,所以这种独特的体验、独特的想法和独特的表现力,我觉得是艺术很重要的几个方面。

正如中国女画家协会首任主席孔紫说的,近年来中国女性在画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各种重要的艺术活动,女性艺术家的表现越来越重要,但这还是不够的,女性尚未完全发挥出她们的作用,在当今这个时代,世界了解中国,中国走向世界,以美术的方式树立国家形象,女性艺术家团体将发挥它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OEM:201107272203261305